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O彩生活 >夏振基悉心传艺‧邱震华铁汉儒情修书法 >

夏振基悉心传艺‧邱震华铁汉儒情修书法

  • O彩生活
  • 2020-06-28
  • 794人已阅读
夏振基悉心传艺‧邱震华铁汉儒情修书法吉隆坡刑事调查主任拿督邱震华手拿鎗械扑灭罪案的雄赳赳姿态,也许曾有人见过,那这位高级警官握起毛笔,挥毫写大字,展现铁汉儒情的一面,大家又可曾见过?在大马着名书法家夏振基悉心指导下,已有40年没有拿过毛笔写字的邱震华又重新执起笔来,修练中文书法;在专心一意努力下,果然进步神速,写出工整的楷书。现在,只要在12月12日至16日,上午10时至下午6时,到吉隆坡黎明女校李延年礼堂所举办的《忘年书展──三代同堂师友书法联展》参观,就有机会一睹这位警界强人的字迹了。在华小毕业后,就不曾握毛笔写字的邱震华谈到与书法的再结缘,一切源自他可爱的女儿邱智彦和太太黄蓓芬,是她们的推动力,唤醒他对书法潜在才能。是的,为了孩子,为了能够与孩子有多相处的时间,也为了一圆儿时的梦想,邱震华在51岁,接近退休的年龄,才握起毛笔,拜师学书法,从一点、一竖、一撇、一捺的学起;而一个机缘巧合,让大家有机会一睹他的书法,看看他的书法功力是不是与鎗法不遑多让。身为高级警官,邱震华的工作非常忙录,工作至夜深人静已成惯例,因此他根本没有想过去报读或参加一些1週固定上课多少天的课程,特别是与工作无关的课程,可是,为了女儿,他报读了本地着名书法家夏振基的书法班,準备好好地学书法。为女儿报读书法班邱震华的女儿邱智彦(13岁)毕业于黎明女校,她今年初从母校拿到1张书法班宣传册子,很兴奋地与母亲商量,希望父母都能陪同她参与这个亲子书法班。作为母亲的黄蓓芬看到女儿如此兴致勃勃,很快就决定陪同女儿学书法。邱震华则是稍后在太太与女儿不时在他耳边怂恿,终于使他把学书法的蠢蠢欲动念头化为行动,而再次握起毛笔写起书法。邱震华不讳言,他参加书法班的原意是为了可以多陪陪孩子和太太,可是,暗地里他对书法那种“爱它却遗憾不曾拥有”的情意结,也是一股很大的推动力。邱震华的父亲书读得不多,只有小学程度,可是却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这是让邱震华很引以为傲的,也让年纪小小的他立志也要写得一手好书法。邱震华说,父亲年轻时,为了养妻活儿,只能忙碌地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好好练书法,可是父亲所写的钢笔字,或是提笔随手写的一些字,都显得很工整、优美。“父亲一直到退休后,才总算有时间好好的挥毫写大字,而让他感到惊讶的是,父亲虽然不曾拜师学书法,但他所书写的大字苍劲有力、流畅自然,很有大师风範。”邱震华说,他小学虽读华小,可是就不曾真正学习过书法。“那时候的学校,小学3年级起,华文科都有写大楷帖和小楷帖的课业,大家都是按照课业内所教的笔划,依样画葫芦地把课业写好,交给老师就对了。书法既非考试科,老师因此也没有给予正规的书法指导,学生也因为不了解,自然也没有深加追问,所以对学书法的认知,就只是停留在那种照着笔划写的程度。”遗传父亲书法天份即使如此,相信邱震华或多或少有着父亲的遗传,所以他的大楷、小楷常会贴堂在课室的布告栏上,赢得不少同学的羡慕和老师的赞扬。不过,升上中学后,学习华文环境的转变,邱震华与毛笔字的缘份也在这个时候告一段落。谈起来,邱震华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有差不多40年没有拿毛笔写字了。他说,升了中学,功课繁重,同学都为了考得好成绩而努力读书,加上学校再没有写大小楷字帖这项课业,所以根本就没有机会拿毛笔写字。“那个时代也不像如今般,有书法班、绘画班、歌唱班等,就连补习班,那时代也不流行,只有一些家境好的学生才有机会去补习呢!”也就是从中学开始,邱震华的手就不曾握过毛笔,也没有写过软笔书法。后来学校毕业,进入警界,手上握的则变成硬邦邦的鎗械,生活也变得紧凑和紧张。他说,在过去这幺多年,他的确因为忙碌而不曾想过要重新执起毛笔写字。“也许是习惯警察充满挑战的生活,我个人比较喜欢刺激性的活动如潜水和骑马等,所以年轻时的时间都让这些活动侵佔去了,一直没有想过要去学书法这些陶冶性情的文静活动。”握毛笔比握鎗更难提起写毛笔字,邱震华自言就像小学1年级的学生,宛如1张白纸,一切从零开始。而这个开始,让他有拿笔比拿鎗更难的感受。邱震华说,虽然小学有拿过毛笔,但那时老师没有教过握毛笔的正确姿势,因此他上的第1堂课就是先学书法的入门法――正确握毛笔。“我没有想到单是握毛笔就这幺困难,拇指、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各有各的方位,要是握错笔,就写不出工整的大字。”纵使有天赋,邱震华也得费一番功夫才握对了毛笔,并开始学习点、竖、撇、捺的运笔方式。邱震华说,这个步骤非常考耐性。在未开始学一个完整的字体之前,只是点那幺一个点,可能就得费几堂课的时间,接着一个竖,又可能要你几堂课的时间才学得好,少一点耐性或许就会半途而废了。不过,越学习对书法越有兴趣的邱震华没有被这种考验难倒,他反而陶醉在这一横一竖一钩中,只是他感到难为情的倒是因为工作忙录,他成了班上跷课最多的学生,学习进度也受阻,在学习了近半年都没有太大进展。为交参展作品勤练一直到7月间,“忘年书展——3代同堂师友书法联展”策划书出来后,邱震华在每个学生必须至少交出3幅作品的压力下,才急起直追,而邱震华也在这非常时刻,发挥了他压力越大,弹力越强的警官特色。也是书展筹委会副主席的邱震华说,当知悉要展示作品时,他确有一点慌了。“我那时还只算是在摸索的阶段,也没有认认真真地写过一幅书法,如果就这样把作品展示出去,不是丢人现眼吗?”向来要求做到最好的邱震华,可不想就此被书法绊倒,他决定打起精神,儘量抽出时间,加把劲的把书法写好,交出最好的作品参展。“我们做警察时,都接受过严格培训,也经过密集的作业训练,要在很短的时间交出特殊的成果,这种训练没想到可以用在书法学习上。就这样,我每天回到家,不管有多晚,都会到书房拿出宣纸,一字一笔地练习。”就在这2个月内,邱震华的书法进步神速,他很快就交出第1幅作品。根据夏振基老师的说法,邱震华的基本功不错,只是平时疏于练习,所以一旦他认真练习,自然很快就得心应手。直竖是最难写的笔划目前经学习了楷书书法的邱震华认为,直竖是最难写的笔划,他总会在直直一笔到尽头,要竖钩时因力道用尽而前功尽弃。另外,他也认为写大字容易过学小字,可能是因为他是大动作惯了的人,写小字很考究稳定、专注和耐性,这对他是另一个大考验。最后比原定目标多交出一幅作品的邱震华,也记不得自己总共写破了多少张宣纸,他只记得牺牲了整百张宣纸,才能交出一幅成品。“有时候,我觉得写得很不错了,拿给老师看,他却不满意,结果又得重写,就这样写了又写,不知不觉就写了数百幅。”他準备在这次参展后,再进一步学习行书、草书、隶书等书法,好为退休后的休闲生活铺路。“我也想像我父亲那样,退休后可以写写书法,过过悠闲和憩静的日子。”三代同堂师友书法联展《忘年书展——三代同堂师友书法联展》是由夏老师(夏振基)书法教室、吉隆坡黎明女校三机构联合吉隆坡文良港观音亭举办。书法展是从12月12日(週六)至12月16日(週三),上午10时至下午6时,在吉隆坡安邦路黎明女校李延年礼堂展出。询问电话:012-2003675、012-5637953。配合这项书法展,主办单位也邀请有“大马联王”之称的着名书画篆刻艺术家夏振基于12月13日(週日)下午3时,在同一地点主讲一场和对联文学相关的《甲骨.中文.对》讲座会。夏振基在受询时表示,这项书法展是首创,非一般的书法展,它集了太老师戴兰村、他本人和老少同学3代人同场展出。参展者的年龄从7岁到85岁,都是师生或同学的关係。展出作品有国家级的大师之作,也有“牙牙学语”般的童稚天真。参展学生除了邱震华,还有尤东暐医生、陈家煜、丘善中、谭焯常、潘棋俊、伍振峰医生、辜明、邝毅昌、陈新民校长、黄蓓芬、邱智彦等,人数达70名,大小件作品约共180幅。他强调,这项书法展主要为弘扬及推广书法艺术,并积极倡导体验传统书法筑基教学法之教育意义与社会功能;透过传统书法艺术精神的传承,提昇人文素质修养、型塑传统文化精神的人格涵养力以及透过忘年师友联展的活动,弘扬传统文化中谦和敦厚、情感交融的伦理精神;彰显尊师重道的传统价值观。夏振基──当代马华学人暨书画篆刻家夏振基,字子固,号醉石堂主人,祖籍广东肇庆高要,1946年出生于吉打州,为当代马华学人暨书画篆刻家。早年毕业于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系,曾担任槟城韩江新闻学系导师暨高中部华文教师。1982年移居吉隆坡,投身商界,亦曾兼任新纪元学院暨吉隆坡韩新传播学院讲师。先生平素以维护及提昇传统中华文化、艺术之精神为志趣;曾任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文教委员会副主席兼视觉艺术组主任,又常于各大报章杂誌发表文章,撰写专栏,近年于多间中小学及社团传授书法。夏老师最常以行书作书,其行书亦尊二王一脉,书风婉约,遒润雅逸,结体严谨,同时散发着文人之高雅气息。此外,在篆、隶、楷、草各体书法,皆挥写无碍,游刃有余。其篆书行笔圆转有劲,线条匀净而秀丽;隶书则于方正典雅之中,更见活泼变化。邱震华──吉隆坡刑事调查主任拿督邱震华,1958年出生于霹雳州太平,祖籍福建龙巖,早年毕业于怡保三德中学。马来西亚皇家警察高级助理总监,现任吉隆坡刑事调查主任。曾任蕉赖警察学院教官及砂拉越警察学院指挥官,并曾服务于沙巴州、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等地。目前携同夫人拿汀黄蓓芬及女儿智彦于黎明女校“夏老师书法教室”之“亲子书法班”,向夏振基先生学习书法。/副刊‧报导:蓝冰冰‧2009.12.11